70年,开放带给人才事业的磅礴力量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1日??来源:


  共和国70年壮丽征程,人才事业犹如一条彩线贯穿于各个领域。而实行开放发展,坚持“送出去”“引进来”“聚得住”,无疑是70年间人才事业一道最亮丽、最炫彩的风景线,为共和国的人才事业带来了磅礴的力量。

  70年

  送出去

  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要动力。

  近代以来,我国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怀着强国梦想,负笈海外,希图“师夷之长技,求利益于我”,他们在发达国家寻求救国强国之道,再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向祖国输入先进技术、现代观念、优秀文化,在革命、建设、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为国家强盛、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真诚奉献聪明才智。

  为政之要莫先于得人。毛泽东曾指出:“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早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初期,党和政府就高瞻远瞩,从战略高度和未来发展的需要出发,面对西方势力对红色政权和新生共和国的全面封锁,有计划有组织地向前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派遣一批批留学生和进修生。据统计,经教育部(高教部)选派,1950-1965年共向苏联、东欧、朝鲜、古巴等29个国家派出留学生10698人,再加上当时因苏援项目需要而派出的技术实习生,总共派出14000多人。党和国家最早“送出去”培养的这些人才后来全部归国,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成为经济发展和全面建立科研体系的骨干力量,有的则步入政界。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1978年6月,邓小平同志视察清华大学时,作出了扩大派遣中国留学生的重要指示 “要成千成万地派,不是只派十个八个”,而且,派出留学生“要千方百计加快步伐,路子要越走越宽”,中国从此揭开了人才开放发展、“送出去”培养的崭新一页。随后陆续与许多发达国家达成交换留学生协议。1984年12月,国务院又出台《关于自费出国留学的暂行规定》,规定公民个人凡通过正当合法手续取得外汇资助或国外奖学金,且办好入学许可者,均可自费留学。由此打开了自费留学之门。据统计,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出国留学规模持续增长,从1978年的860人增加到2018年的66.21万人,总共有585.71万人出国留学,学成归国365.14万人。

  广大出国留学人员不愧为党和人民的宝贵财富,不愧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有生力量。抽样调查显示,国家重点项目学科带头人中超过七成是海归﹐84%的中国科学院院士、75%的中国工程院院士、80%的国家863计划首席科学家、77%的教育部直属高校校长、62%的博士生导师和71%的国家级教学研究基地(中心)主任,都有过出国留学或海外工作经历。

  当然,在“送出去”的过程中,人才流出也比较严重,其中不乏顶尖人才。数据显示,中国在海外工作的人才中,大约有10%左右在大学从事教学和研究的“教授型或研究型人才”,5%左右具有创业和管理才能的“创业型人才”,而85%以上在企业从事高技术研发工作的“创新型人才”。对此,我们应以“临渊羡鱼,莫如退而结网”的态度来积极应对,加快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权且把部分人才“流出”,看作是是一种“在海外储存培养人才”的机制,毕竟人才一时“流出”绝不等于永远“流失”,外流最终还要回流,最终能够为我所用。

  “欲致鱼者先通谷,欲求鸟者先树木”。实践证明,开放发展是国家繁荣昌盛的宽广通途。以大国气度和国际化眼光对待人才“送出去”,大力加强留学人才队伍建设,是人才培养的特色之路,既能为国家强盛、民族复兴储备、集聚源源不断的智慧和力量,也能帮助广大出国留学人才实现爱国报国强国之志。

  引进来

  开放发展不仅需要“送出去”,更需要“引进来”,充分开发利用国内国际人才资源,主动参与国际人才竞争,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出国留学人员一直是我国高层次人才队伍的重要来源和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实现民族复兴、大国崛起的重要人才宝库。新中国成立之初急需人才,党和政府敞开怀抱,号召滞留海外的留学人员归国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截至1957年底,共有3000余名侨居海外的科学家响应召唤回国工作,许多人成为我国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一些学科的开创者和奠基人或担负领军重任,取得了以“两弹一星”、多复变函数论、陆相成油理论、人工合成牛胰岛素、大型电子计算机等为标志的重要成就,在荣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23人中,留学回国的专家学者就有21名,他们为我国的科技、教育、文化、卫生、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建立了卓越功勋。

  改革开放以来,鉴于海外人才群体在创新引领方面的独特作用,党和国家相继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想方设法引进和用好出国留学人才。各省区市也结合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着力打造吸引海外人才的高地,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支持海外高层次人才来华创新创业的政策措施。

  国内外的大量经验证明,大力推进人才开放发展,引进国际高层次人才是后发国家追赶发达国家最直接和最有效的方式。因为引进的国际人才起点高、能力强、视野广,不仅能够带来世界最先进的理念和技术,而且还能够创造性地研发新产品,是后发国家实现弯道超越、跨越追赶的“加速器”。这些“引进来”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充分运用在发达国家掌握的先进科技文化知识,为我国的科技创新发挥聪明才智,在高温超导、中微子物理、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纳米科技、干细胞研究、人类基因组测序等基础科学领域获得重要突破,在高性能计算机、三峡工程、载人航天、探月工程、移动通信、量子通讯、北斗导航、载人深潜、高速铁路、航空母舰、大飞机制造、盾构施工、生物制药等工程技术领域瞄准国际最前沿取得一批标志性成果,在新技术、新产品研发上填补了许多国内空白,取得了一系列原创性理论成果和实验突破,推出了一批“中国创造”“中国设计”。“高精尖缺”人才的大批引进和充分使用,大大缩小了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为我国成为一个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国奠定了重要基础。

  流动畅

  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人才工作,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战略高度,对我国人才事业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强调要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加快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我国改革发展的成功实践”,强调“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信息社会化所带来的商品流、信息流、技术流、人才流,如长江之水,挡也挡不住。一个国家对外开放,必须首先推进人的对外开放,特别是人才的对外开放”“不唯地域引进人才,不求所有开发人才,不拘一格用好人才”。中共中央《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明确要求:“扩大人才对外交流。鼓励支持人才更广泛地参加国际学术交流与合作,完善相关管理办法。支持有条件的高校、科研院所、企业在海外建立办学机构、研发机构,吸引使用当地优秀人才。完善国际组织人才培养推送机制。创立国际人才合作组织,促进人才国际交流与合作。”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我国人才开放发展的大门越开越大,实现了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和制度创新。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深入实施,人才的流动规模大幅增长,从2012年送去人才39.96万到 2018年66.21万。我国“送出去”的留学生规模举世无双,持续多年保持世界最大留学生生源国地位,主要前往美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法国、加拿大、俄罗斯和德国等发达国家,也是美、加、英、澳等英语国家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国,占上述国家留学生总人数的比例均在30%左右。现在,“送出去”的主要特点表现为:一是公派留学强化“高端引领”,立足国家战略全局和高水平大学建设和“双一流”建设需求,通过9大类1679个项目渠道选派研究人才,培养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高层次人才,居于主导地位;二是自费出国留学成为主体,近年来,自费留学比例一直保持在90%左右,出国留学实现了从“精英留学”到“大众留学”的转变;三是留学领域愈趋广泛,已经从自然科学、工程学为主,向哲学社会科学及所有学科延伸,从发达国家向“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扩展。

  “功以才成,业由才广”。人才是党执政兴国的关键资源,是综合国力竞争的核心,人才事业具有根本性、全局性和战略性。

  新时代,致力于开放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科技创新和人才交流合作的大门会越开越大,人才开放发展的大门也会越开越大,会以更加积极、更加开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加快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让天下英才近悦远来;会以“山不厌高,海不厌深”的大国气度和天下情怀,把全世界当成自己的人才库,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作者为北京市人大常委、华夏人才研究院院长)

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