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好人才平台 服务发展大局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5日  来源: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加快经济体制改革。要深化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以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为重点,推动相关改革走深走实。” 人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进一步推进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为人才发展搭好服务平台,对于加快经济体制改革,着力激发和增强微观主体活力,顺利实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战略部署,具有重要意义。

落实人才政策 深化体制机制改革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制定了一系列支持人才发展的政策措施。2016 年,中共中央印发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纲领性文件《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对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什么、怎么改,作出明确的顶层设计、总体谋划和制度安排。随后,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出台配套改革文件 30 多个,全国各省区市陆续制定实施意见,人才工作在推进人才管理体制改革、改进人才培养支持机制、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健全人才顺畅流动机制、强化人才创新创业激励机制、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引才用才机制和建立人才优先发展保障机制等方面实现了系统性突破。然而,在一些环节上,有些地方和行业在具体落实过程中,仍然存在不同程度的“梗阻”现象。必须看到,党和国家出台的一系列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政策措施,具有很强的战略性、针对性和可操作性。人才工作要向深化改革要动力要活力,不断深化“放管服”改革,着力消除阻碍人才发展的各种隐性壁垒,疏通经脉,打破各类“卷帘门”、“玻璃门”、“旋转门”,用钉钉子精神加快政策转化、显现政策红利,不折不扣地让党和国家制定的改革政策措施走深走实,尽早尽快惠及各类人才,让人才创新创造活力充分迸发,使各方面人才各得其所、尽展其长,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增强微观主体活力 向用人主体放权

尊重人才、集聚人才和发挥人才潜能是所有市场主体繁荣发展的基石。人才工作“以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为重点”,就是要大力向用人主体放权,活化每一个经济细胞的用人自主权。市场经济是通过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经济形式,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资源要素市场化配置也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加快经济体制改革,政府要切实转变职能,简政放权,把能给市场微观主体和用人单位的权力放到位落到实处。例如,2018 年 月,天津发布“海河英才”行动计划,大幅放宽人才落户条件、简化落户办理程序,其中对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重点企业的急需型人才,由企业家自主确定落户条件。激发和增强微观主体活力,要保障和落实用人主体自主权,突出用人主体在人才评价、职称评审、激励措施中的主导作用,大胆探索高层次人才、急需紧缺人才直聘办法,畅通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人才评审渠道。用什么样的人、放在什么岗位、评聘什么样的职称、给予什么样的待遇,更多地由用人主体说了算,尽可能满足用人主体多元、多样、多变的人才需求。这既是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着力点,也是激发和增强微观主体活力的重要支点。

 

畅通人才评价流动渠道 为人才松绑

我国人才资源配置模式脱胎于计划经济体制,政府一直起决定性作用,对市场主体人才惯用党政机关的人事管理方式,管得过多、过细、过死,人才资源配置的市场化、社会化程度不高,引领引导服务缺位。人才是生产力中最活跃最重要的因素,是文化知识、科学技术、信息资金的载体。激发和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就是要解放生产力,激发人才活力,让人才红利充分涌流。激发人才活力,首先要充分发挥人才评价的“指挥棒”作用,实行人才分层分类评价,也就是“干什么、评什么”,打破过去人才评价“一刀切”的藩篱。要根据不同职业、不同岗位、不同层次人才特点和职责,分类建立健全涵盖品德、知识、能力、业绩和贡献等要素,科学合理、各有侧重的人才评价机制,畅通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组织、新兴职业等领域人才申报评价渠道,让人才价值得到充分尊重和实现,使人才各得其所。还要顺畅人才流动机制。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 :“破除妨碍劳动力、人才社会性流动的体制机制弊端,使人人都有通过辛勤劳动实现自身发展的机会。”人才顺畅流动是有效解决人才供需矛盾、优化人才结构,以及促进人才发展市场化、社会化的根本途径,也是有效促进向用人主体放权、为人才松绑的重要举措。经济学家摩尔根依据多年的研究指出,要适应社会化大生产的需要,人才流动率应为 10—15% 为适宜。据统计,美国每个专业人才一生要换 12 次工作,日本人要换 次,西方发达国家的人才流动率普遍在 1520%,但是在我国,由于历史的、社会的、体制机制的原因,人们受户籍、地域、身份、学历、人事关系等种种“绳索”捆绑牵绊,人才往往困厄一隅,难以顺畅流动。中国科协的一份调查报告称,在被调查者中,64% 的科研人员没有换过工作单位,23% 换过一次,9%换过两次,换过三次及以上的很少,大约占 4% 30% 的被调查者在现单位的工作年限已超过 10 年。人才只有在自由流动、顺畅流动中才能找到发挥才干和作用的最佳岗位,才能最大限度地人生出彩,最终实现人生梦想。要鼓励引导人才向边远贫困地区、边疆民族地区、革命老区和基层一线流动。只有为人才跨地区、跨行业、跨体制顺畅流动提供便利条件,才能使人才这个第一资源发挥最大效能、实现最大价值,才能保障用人主体的“源头活水”, 才能有效地激发和增强微观主体的生机和活力。

 

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 深化分配制度改革

分配制度改革既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创新发展和高质量发展过程中,要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积极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建立健全与工作业绩紧密联系、充分体现知识价值和人才价值的分配机制。特别是要改变以传统的行政手段管理人力资源、分配科研经费和物质资源的方式,打破从计划经济时代延续到今天的财务管理模式,减少人才、资源和经费使用上的条条框框,在依法依规前提下,赋予创新领军人才更大人财物支配权,允许创新领军人才根据科研和创新项目的实际需要自主决定人才、资源和经费的管 理、使用、分配,实现各类创新要素配置效率最优化和效益最大化,提高科研人员成果转化收益分享比例,探索对创新人才实行股权、期权、分红等激励措施,让他们各得其所,给创新人才、领军人才一个稳定乐观的收入分配预期,让人才有获得感、成就感、荣耀感。

 

强化服务支撑 塔建人才发展服务平台

人才工作的系统性、政策性强,涉及面广、社会关注度高。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激发和增强微观主体活力,稳步推进高质量发展,必须坚持党管人才原则,在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强化服务支撑,积极塔建人才发展服务平台,为人才发展提供保障。党和政府应在顶层设计、宏观指导等方面加强领导,发挥统筹协调作用,强化人才发展的宏观管理、政策法规制定、公共服务等职能,加快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另一方面,各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公共就业和人才交流服务机构也要充分发挥和利用信息网络媒体,加强信息化平台建设,加大对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政策信息的发布、宣传力度,着力解决顶层设计、宏观决策与微观主体、用人主体信息不对称、不对等问题,大力促进“微循环”,充分激活所有“末梢神经”,积极为微观主体和各类人才发展及时提供相关政策咨询服务。

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以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为重点,加快经济体制改革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走深走实,人才工作要搭好人才平台,服务发展大局,着力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向用人主体放权,为人才松绑,不断推动人才政策创新突破和细化落实,让人才创新创造活力充分迸发,让微观主体活力竞相显现,推动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

(本文为陶庆华原创作品,刊登于《求贤》杂志2019年1月,如转载请注明出处)

浏览量: